维基百科的钱多到能在里面游泳——但为什么它还在乞求别人捐款呢?

导读:今年5月,英文维基百科《路标》月刊前编辑安德烈亚斯·科尔比(用户名“Jayen466”)在英文科技媒体“Daily Dot”上发表题为《维基百科的钱多到能在里面游泳——但为什么它还在乞求别人捐款呢?》的文章。维基媒体基金会的钱可能真的多到能在里面游泳——现在基金会每年能筹集到的金额已经可以达到1亿美元,该文章再度引发外界对维基媒体基金会在募捐方面的质疑和争论。英国《每日电讯报》、阿根廷《号角报》等媒体也有对这一话题的延伸讨论,中国科技媒体“品玩”还更深入分析了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财务情况,做出报道。

求闻编译组翻译了“Daily Dot”网站的文章全文,以及节录的《每日电讯报》评论员文章和“Wired”网站文章,以飨阁下。

《每日电讯报》网站文章站在英美保守派的立场上,主张维基百科存在偏向左派、自由派的不中立问题。其行文风格比较风趣,中间使用了大量英美读者才能理解的“梗”,需要结合注释来理解。《每日电讯报》网站文章和“Daily Dot”网站文章均严词抨击基金会募捐“吃相”难看,明明钱够花,从没有倒闭的风险,却又用催人泪下的广告向读者要更多的钱,怎么吃都不饱。两篇文章还质疑基金会新成立的“潮汐基金”,认为基金会把大量结余款转到“潮汐基金”,但“潮汐基金”却是个黑箱无底洞。

“Wired”网站和另一篇来自英文维基《路标》月刊的报道则深入分析了维基媒体基金会旗下新成立的一家商业性、营利性的有限责任公司,跟维基媒体基金会平时的非营利属性背道而驰。这家公司将为谷歌、亚马逊等大型互联网巨头提供更细化的维基内容服务。基金会从来没缺过钱,不可能会倒闭,但它有没有可能会变质呢?

基金会各财年的收入(绿柱)、支出(红柱)和到财年底的净资产(黑柱)/Jayen466/CC BY-SA 4.0

【“Daily Dot”网站5月24日文章】题:维基百科的钱多到能在里面游泳——但为什么它还在乞求别人捐款呢? 作者:英文维基百科《路标》月刊前编辑安德烈亚斯·科尔比

维基媒体基金会(WMF)这家拥有维基百科以及其他志愿写作网站的非营利组织,即将提前五年达成接受1亿美元捐赠的“十年计划目标”。它的总收入,在过去五年内增长了大约2亿美元,而现在已经达到大约3亿美元。基金会的收入每年都在上升。按照一份内部文件,在本财年的最初九个月内,它已经获得了1.42亿美元的捐赠,这打破了它之前的年收入记录。

维基百科西班牙语的捐款横幅

上面这条新闻可能使全世界的捐赠者和用户都感到惊讶。因为过去的一年里,他们数次看到维基百科用于筹款的横幅——包括这横幅今年首次在印度亮的相。现在这套横幅正展现给饱受疫情折磨的拉丁美洲维基读者,并给人带来一种“基金会正在拼命挣扎着让维基百科接着运转下去”的观感,而横幅里的消息让人声泪俱下:“这个星期四,维基百科真的需要您。我们已经向您展示这条消息10次了。98%的读者不会捐款,他们装作看不见这条消息。我们恳求您行行好,别划走这条消息。”

但是,按照基金会时任工程及产品部副部长埃里克·默勒在2013年的非正式统计,只需基金会1000万美元资金就可轻松维持维基百科运转。所以基金会把这些钱花到哪了?基金会用这些钱多雇了数百名员工,并把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基金会还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来让基金会“成为自由知识生态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与此同时,在现在基金会有史以来最有钱的时候,它正准备告诉维基百科的读者们它真的需要你来捐款。

2016年1月,维基百科15岁生日之际, 维基媒体基金会宣布与“潮汐基金会”建立捐赠基金,其目标是在10年内积累1亿美元,作为“能让维基百科世代兴旺下去的永久性资金来源”。

仅仅五年之后,基金数额就超过了9000万美元。而现在改称为“初步目标”的1亿美元大关也将在今年达成。在这基金里,有来自亚马逊、谷歌、脸书的大额捐款,而其他的则由遗赠(legacy gift)补充——除此之外,还有来自维基媒体基金会自己的2500万美元。

上面提到的这笔捐款并不是维基媒体基金会输送给“潮汐基金会”的唯一一笔钱。去年,当维基媒体基金会的钱真的、字面意思上的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的时候、当新冠疫情爆发导致社群活动取消的时候,维基媒体基金会又向一个新的“潮汐宣传”基金转移了870万美元。

此外,维基媒体基金会还正在推出一家名为“维基媒体有限责任公司”的营利性公司。这家营利性公司将向大型科技公司出售API服务。这种API服务可以使他们更容易处理维基上的内容,以支援苹果的Siri和亚马逊的Alexa之类的语音助手以及谷歌搜索上的信息框。这些智能物联网设备都从维基百科上抓取内容,来打造它们的全知全能的“光环”。

“维基媒体有限责任公司”项目让维基百科的许多志愿者编辑感到不安。他们认为,有可逐之利就有滋生腐化的可能。同时,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都有工资拿,而志愿者却是无偿工作,这也被视为一种不平等。维基百科是由大约30亿次独立的“编辑”建立起来的。目前,平均每次编辑为基金会带来约4.3美分的年收入,而现在,这一次次的编辑更能为大型科技公司带来了大得多的利润。那些编辑次数有数十万的维基人很可能觉得他们的劳动成果在被别人享受。

从读者的角度出发,基金会越来越鼓的钱包基本没有改变维基百科的界面和观感。假如有人从2007年时光穿越到现在——维基百科在2007年变成全世界前十大的网站——可能根本留意不到维基百科有什么变化。但是,维基媒体基金会却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在2007年,基金会只有11名员工,预算只有200万美元。

快进到2021年,基金会发布广告,招聘新CEO来替代4月离职的凯瑟琳·马赫。广告上称,维基媒体基金会拥有一支超过500人的团队,其中顶级管理人员的年薪为30万到40万美元,其中超过40人专门从事筹款工作。如今,募捐横幅还会显示读者看到该横幅的次数(“嗨,加拿大的读者,您似乎经常使用维基百科,这太好了!这么说可能有点尴尬,在这周周二我们需要您的帮助。这是我们第10次向您募捐······”),并恳请读者“请不要滚下去”(指无视横幅,继续往下滚动到网页下方——译者注)——这句话在A/B测试中被证明出人意料的有效。去年12月,那些关掉横幅的读者们则在横幅中看到了一个哭泣的emoji。

基金会反反复复地强调,维基百科从来不会向公众推销兜售任何东西,但有些人却称维基的募捐横幅是一种标榜“我们从来不打广告”的另类广告。(这句话是基金会前集资团队成员皮特·福赛斯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的——译者注)

凯瑟琳·马赫接受《每日秀》采访

这是基金会公关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今年4月,当时即将辞职的基金会CEO凯瑟琳·马赫接受特雷弗·诺亚主持的《每日秀》采访。(基金会的公关顾问、克林顿基金会的克雷格·米纳西安的妻子正是这个脱口秀节目的制片人。)

(《每日秀》是美国知名深夜脱口秀节目,有超过25年历史,具备相当的影响力,政治取向上亲民主党、自由派。《每日秀》的现任主持人是特雷弗·诺亚。新冠疫情期间,《每日秀》半搞笑地“改名”叫《每日保持社交距离秀》。《每日秀》自新冠疫情以来,在其节目里举行了不少筹款活动。凯瑟琳·马赫上《每日秀》的节目视频链接见下。该视频在YouTube上可能限制某些国家和地区的用户观看。该视频发布于2021年4月14日。截至8月14日,该YouTube视频节目获得不到5万次点击,为基金会筹得400多美元捐款,跟《每日秀》的其他筹款活动相比并不算多。比如另一个发布于6月14日,为同性恋等LGBT人群筹款的视频获得120万次点击,筹得3500美元。文中提到的克林顿基金会,即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以及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家族创建的基金会。后文还会提到本段出现的克雷格·米纳西安这个人。——译者注)

在采访中,主持人诺亚对时任CEO马赫说,基金会作为非营利组织的缺点是“为了保持维基百科能正常运转,你得经常为了筹钱而奔波、发愁。所以,我的问题有两个部分:一,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以及这点对你有何影响?以及第二,如果这东西不能给你赚钱,那你还搞这东西干什么?”

马赫那欢快振奋的回答丝毫没有提及基金会庞大的资金储备,而是强调维基百科没有广告的特性正是为什么维基百科广受各界信任的原因。

这个题为“凯瑟琳·马赫——为什么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让维基百科变得更好”的视频能在YouTube上观看。视频还配着一个捐款按钮:“来帮助维基百科保持免费、独立、正常运转”。

印度维基读者看到的一个捐款横幅。上面建议读者捐赠150卢比。横幅上写道:“告诉那些给你带来可靠、中立信息的志愿者们:他们的工作很重要”,尽管编写维基百科的志愿者得不到捐款
针对印度手机用户展示的捐款横幅。在英文维基《路标》月刊上,这张图片底下被无不讽刺地加上了“The Free Encyclopedia”的字样,挖苦维基百科是个“免费/自由”的百科全书
另一则针对印度维基读者的捐款横幅。上面写道维基的平均捐款额大约是1000卢比,而这次基金会只想管他要150卢比。上面还写150卢比“只是一盒茶的钱”

去年夏天,在经历了钱太多的烦恼之后的基金会在印度发起了首次筹款活动,建议读者每人捐赠150卢比(约2美元或13人民币)。捐款横幅上写着“维基百科真的需要你”“我们需要您的捐款来保护维基百科的独立性”“帮助我们保持维基百科运转并不断发展”,这在印度引起了对维基百科就快倒闭或可能设置付费墙的担忧。

长久以来,维基人一直对这些筹款横幅感到失望。维基百科理应是“自由的百科全书”,而不是让读者感到愧疚的百科全书。维基百科从未面临下线、需要广告或失去独立性的风险。年复一年地,维基媒体基金会都拿到了比上一年更多的钱,招兵买马。

今年也不例外。在目前基金会2020-2021财年的前三个季度,“维基媒体捐赠基金”和基金会的总年度目标已经超额完成,其目标由之前的1.08亿美元上调到了1.25亿美元。而上调之后的目标也在3月底被超过了,超过了整整1700万美元(基金会财年起于每年7月1日。因此3月底时,财年已经进行了9个月——译者注)。就算这样,在仅仅几周之后,基金会就开始在新冠肆虐的南美地区进行募捐,“谦卑地”恳求读者捐款“以捍卫维基百科的独立性”,并“告诉志愿者他们的工作很重要”。(其中一些志愿者并不对此感到高兴。)

非常明显地: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财政独立性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威胁。那发生了什么? 官方的解释是,维基媒体基金会认为,为了不时之需,攒下再多的钱也不为过。基金会还制定了一项目标远大的全球计划:到 2030 年,“成为自由知识生态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基金会表示希望创造“知识平等”——即人人都能像第一世界公民一样,用自己的语言获取信息。而为了达成这一目标,自然需要不断地增加预算。为这一目标实现的种种努力都离不开维基百科这棵随便什么时候晃一晃就能摇下钱的摇钱树的滋润,尽管维基百科是由志愿者无偿创造的。

就因为这个理由,那些诸如阿根廷和乌拉圭等在新冠疫情中苦苦挣扎的国家的、此时此刻正为他们自己和他们亲人的生命和生计提心吊胆的人民,被告知维基媒体基金会真的非常需要现在就从他们手里拿到捐款,为的是保护维基百科的独立性。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应该看到这募捐横幅。

【《每日电讯报》网站5月27日评论员文章】

译注:本文为节录。本文标题为“你以为只有BBC不中立?来看看Wokepedia吧”。英语里,“Woke”一词可以指西方左派、自由派政治里有关种族歧视、LGBT等的议题。作者把“维基百科”的英文Wikipedia中的“Wiki”给换成“Woke”,意在揶揄维基百科“太左”“太偏向自由派”。在英国,BBC也经常被指责“太左”“太自由”,因此得题。

从维基百科筹款横幅的频率和咄咄逼人的特点来看,你可能以为它是一个资金紧张、除了骨干之外什么都没有的项目,发了疯地把浑身上下仅剩的最后一枚钢镚儿塞进电表里,来维持项目运转不被停电。然而实际上,这些募捐请求年复一年地能为维基百科筹集到远远超出其运营成本的资金——而这募捐请求似乎成为了该网站的永久功能。据其前产品研发部副部长估计,维基百科的运营成本大概在每年1000万美元(任何一家成规模的大学都能毫不费力地运营这么一家网站)。而在本财年才刚过去了9个月,它就募捐到了1.42亿美元。

对于保守派来说,这笔钱的流向成了个越来越大的问题。但为了搞清资金的流向,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正在讨论的两个东西。有这么个网站,叫wikimedia.org,以及另一个叫维基媒体基金会的登记在册的的非营利组织,后者是负责募集钱款的。十年前,在曾经把一个判过刑的罪犯给推上首席运营官的位置之后,基金会决定是时候金盆洗手,并将其集资的方式专业化。在这之后,大笔的钱滚滚而来。

基金会前首席运营官卡罗琳·博思韦尔·多兰。这张照片是美国佛罗里达州警方在抓捕她,收监时拍摄的/©Pinellas County Sheriff’s Office, St. Petersburg, Florida

(据原文中链接到的“The Register”网站2007年的报道,当时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资金曾一度由一个名叫卡罗琳·博思韦尔·多兰的人管理。报道指,她在受雇为基金会的首席运营官时,在美国至少三个州有犯罪记录,涉嫌开空头支票、扒窃、酒驾、开枪打伤她男友胸部,且她在基金会走马上任时正在酒驾肇事逃逸后的假释期间。报道指,卡罗琳·博思韦尔·多兰在2007年1月上任,7月辞职,期间执掌基金会财务状况长达半年。基金会对“The Register”网站表示,不知道她有犯罪记录。更多细节可以参阅英语维基新闻当时的报道——译者注)

看着眼前的钱,基金会做了每个官僚机构都喜欢做的事:扩张。基金会现在有450名职员和合同工,律师事务所和政治游说团体也从中受益。除了偶尔能获得的拨款之外,那些真正创作内容、在黑心煤窑里干得满脸煤灰的人拿不到任何工资。如果卡尔·马克思现在还活着,他或许不会跟恩格斯一起去参观曼彻斯特的贫民窟,而是诧异地看着维基百科楼上楼下的世界。马克思就不会去写《资本论》,而是《维基论》。

(原文如此。马克思曾流亡英国,拜访在曼彻斯特管理棉织厂的恩格斯。《楼上楼下》是英国知名电视剧,描绘20世纪早期住在“楼上”的贵族家庭和住在“楼下”的佣人,反映了英国当时的社会变革、资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之间的关系。这里比喻维基上也有类似电视剧里的“楼上”“楼下”区别——译者注)

到了2016年,基金会成立了一个捐赠基金,这样他们就能把多出来的钱给塞进里面了。这个捐赠基金的十年目标是1亿英镑,而他们提前五年就达成了这个目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长期以来跟克林顿家族有着良好的关系,并且这关系愈发紧密。自2016年,它就用了克林顿家族的公关专家克雷格·米纳西安。米纳西安的公司也成为了从基金会拿钱最多的外包公司,与此同时,米纳西安仍然保持着他在克林顿家族那里的全职工作。而基金会则选择了把捐赠基金存放在了“潮汐基金会”那里。这个“潮汐”基金网络容许匿名的捐赠者来支持偏向左派的事务,一些人称之为为民主党利益的“黑金集团”。

(这里的民主党指美国民主党。在美国,所谓“黑金”指的是由符合某些特定条件的非营利组织做出的政治献金,而这些非营利组织不需要公示是谁给他们捐的款。因此如果有人或组织想要捐钱资助某政党、政治人物等等的话,钱只要经手这些非营利组织,就可以在不为外界知晓自己身份、保持匿名的前提下,做出捐赠,左右选举。希拉里·克林顿等都曾因接受“黑金”捐助而遭到批评——译者注)

那么,上文所述的问题是否会使志愿者编写的“百科全书”不中立?到目前为止,维基百科的丑闻更多地被当作调侃式的笑话一样,比如苏格兰语维基百科其实是由一个根本不会讲苏格兰语的美国少年创建的。

当然,有一个人认为维基百科存在政治不中立的问题,他就是维基百科的联合创始人拉里·桑格。他跟吉米·威尔士一起创办了维基百科这个计划,但他在一年之后就退出了。去年,桑格将贝拉克·奥巴马的条目——一个他指出,没有丑闻,尽是滥美之词的条目,跟唐纳德·特朗普弥漫着酸味和火药味的条目进行对比。

但维基百科的“不中立”可能更深、更微妙。它反映了硅谷精英们的价值观和偏见。试举一例,维基百科关于反垄断法的搜索结果被重定向到了一篇巧妙地回避了谷歌、亚马逊、脸书和苹果的文章。这些科技巨头们都跟维基百科有一定的干系——但跟普通报纸不同的是,这些交易都被无视了。

英语维基百科为抗议美国“SOPA”法案,黑屏关站一天时的样子

而当它适合的时候,维基百科是一个重要的政治参与者。2012年,该网站被认为对成功阻止了一项美国著作权法修正案起到了作用——网站整个关站黑屏并鼓动用户来反对国会推动的SOPA法案。几乎没有哪家新闻机构做梦能梦到自己会投入到这样的斗争中。

【英文维基百科《路标》月刊3月28日报道】小标题:企业版API 记者:Smallbones

诺阿姆·科恩发表在“Wired”网站上发表的题为《维基百科终于开始要求科技巨头们交钱了》一文是本月最大的一条新闻。文章讲述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营利性子公司“维基媒体有限责任公司”以及该公司拟推出的产品“维基媒体企业版”,通称“企业版API”。目前有关这个话题,已有百余篇相关新闻,但科恩仍然是几乎所有记者中唯一一个能直接引用基金会员工原话的人。

按照科恩的说法,谷歌和维基百科这两者之间,早就有了一段从未公开申明过的合作关系。谷歌给维基百科提供读者,而维基百科给谷歌提供内容。科恩说,维基百科上的那些理想主义者们一直都在给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里的那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们”无偿提供内容。如今这一新的、更类似于商业往来的关系,可以为基金会带来更多的资金,而又与此同时,给科技巨头们带来更好的服务。维基百科所有条目的导出数据库,仍跟先前一样免费提供每两周更新一次的下载,还有别名“消火栓”的最近更改页面跟导出数据库这两者,仍然可以被其他用户按照现在的格式免费获取。而那些想要获取速度更快、服务更好,或者要自定义数据源的公司,就需要花钱来买更高档的服务了。

科技巨头们的钱有助于稳定基金会的现金流入,也能让基金会有钱来按照其计划在第三世界国家扩张。但从科技巨头手里拿钱有一个弊端——基金会可能会依赖上这笔钱,离不开了。维基人将会暴露在新商业合作者的铜臭味下,维基人还需要信任这些商业合作者不会利用他们。科恩最后总结道“我们只能期望它[维基社群]能找得到配得他们这种信念的合作伙伴了”。

【“Wired”网站3月16日文章】(节录)题:维基百科终于开始要求科技巨头们交钱了 小标题:四大科技巨头们全都依赖维基百科的内容,而不付一分钱。随着维基媒体企业版的推出,这个由志愿者构成的项目将改变一直以来的现状——并且还可能反噬自己。 作者:诺阿姆·科恩

项目参与者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基金会新成立的“维基媒体有限责任公司”跟大科技公司之间的对话已经开始,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主要用收集维基百科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对此事的反应。同这些公司的协议最快将在6月达成。”

“这是基金会头一次承认商业用户也是使用我们服务的用户之一”,基金会高级主管莱恩·贝克尔说。他跟着一个小团队在加紧推进企业项目。他说:“我们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我们之前从来没真正把他们给当作用户群的一部分。”

多年来,维基百科每两周提供一次其网站上出现的各类内容的快照——即给用户的所谓的导出数据库“data dump”——以及另一个提供跟所有修改同步的“消火栓”。这两者使用不同的格式提供。这也就是科技巨头们把维基百科导入到他们平台的一般方式。导入时,他们不会得到基金会的特别帮助。

免费版数据虽然有些臃肿,但也会对包括商业用户在内的所有用户开放。这意味着,用基金会首席营收官莉萨·塞茨-格鲁韦尔的话来说,维基媒体企业版的最大竞争对手,恰恰是维基百科自己。

对于像维基百科这样被设想为自由软件世界的一部分的项目,又一个重大变动是,企业版不会把它们存储的维基百科内容放在这一计划自己的服务器上,而是会放在亚马逊云(AWS)上。其声称把内容放在亚马逊云上可以帮助它们更好地满足其客户地需要。在解释性的文件里,基金会不厌其烦地证明这一决定的合理性,并强调基金会“在合同上、在技术上、在经济上都没有义务使用亚马逊云服务。”

正如这些评论所说的那样,维基百科运动一直以来自豪地坚持着最早期互联网的那股理想主义精神,而现在它却在努力迎合商业巨头们的需求,而那些商业巨头们对自由软件、对透明度、对从他们的用户身上赚出钱来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规范。然而,基金会负责企业版项目的领导们主张,让维基百科跟那些大公司们撇清关系是件很愚蠢的事,因为那些大公司们是维基读者们点进维基条目的主要途径。

通过提供更多有用的数据,企业版可以保证商业机构得以显示出条目最新、最准确的版本,可以更快地打击破坏。塞茨-格鲁韦尔说,明确的合同关系也能更正式地让这些公司承认他们正在从一个志愿者主导的计划里攫取价值,因此他们“必须回馈大众”。他们应该被要求维持其商业业务所依赖的资源——就像伐木工去植树一样。类似地,维基百科也可以利用这些合同来保证商业公司能以一定的格式来署明来源,这样可以把志愿者引导回维基百科上。

只要你肯臣服于那些控制网络上商业流和信息流的大平台,你就可以专注于怎么拿到你的那笔分成了。从前不肯跟硅谷同流合污的维基媒体基金会终于要下海做这件事了。当然,对于像维基百科之类的、其内容总是被其他平台给吸走的项目,能拿到科技巨头们的钱,一方面可以给项目带来稳定性,另一方面是在威胁项目的独立性。现在的维基百科必然会转向以商业互联网的需求为导向,即使转向之后所得到的可观的财富能够支持一个更好、更强、更多样化的社群。

维基百科是一个非凡的资源,是二十多年来人们把整个世界记载下来的成果结晶——这包括它漫长的过去和它眼下的是非曲折。伴随着它的成长,它一直坚持不搞商业化这条核心理念。与此同时,科技巨头们证明了它们自己是贪得无厌的资本家——它们掠走一切目所能及的东西,然后事后再出来征求同意。它们眨眼之间就把它们竞争者的东西抄过来,为的是能掌控它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维基百科决定跟那些巨头们达成协议、建立明确的关系而不是心照不宣的关系,带来了新的风险:金钱世界的价值观——同时伴随着丰厚的金钱回报——可能变成主导。

对于维基百科来说,拒绝这一稳定的摇钱树,基于自己原则提出反对意见,也许就像那些不肯要房地产开发商给的巨额征地拆迁补偿款的钉子户那样,显得顽固又不切实际。通常情况下,摩天大楼仍会拔地而起,而钉子户则会在摩天楼的阴影下,沦为时代的遗留品。至于钉子户自己,则错过了拿到天降横财的机会。

二十年后,维基百科还是选择了跟商业发展的力量共同合作。希望我没用太多比喻手法,但维基百科跟商业机构的关系能够给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好歹带来点城市规划,能在互联网上建个等同于现实社会的公园、廉租房,以及对野蛮发展套上限制。我们只能期望它能找得到配得他们这种信念的合作伙伴了。

拓展阅读

本文导读里提到的中国科技媒体“品玩”的文章非常值得一读。品玩文章的作者深入研究了基金会财务情况,将文章分成“提前超募,缺乏披露”“明明不缺钱”“钱都去了哪”,更直接地指出基金会跟“潮汐基金”和谷歌等科技巨头和克林顿家族长期存在的暧昧关系,甚至政治献金。因为品玩的文章本来就是中文,不存在阅读障碍,因此我们不做摘录,请各位径自前往上方品玩网站阅读。

对基金会涉嫌酒驾肇事逃逸的前首席运营官卡罗琳·博思韦尔·多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正文译注里的英语维基新闻报道和“The Register”网站报道。英语维基新闻当时的报道下也引用了其他第三方媒体来源。

本文翻译的其他媒体原文链接如下:

另有译注里提到的《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作为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在2015年就维基募捐情况做出了长篇报道,提出质疑,并采访了基金会员工。

关注我们

  • 在Telegram(电报)上关注我们
  •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

加入对话

9条评论

  1. 过去的一天里,我们注意到在互助客栈、facebook、twitter,有很多用户在关心着维基,有部分用户在担心维基百科会不会变成他们不喜欢的样子。

    我们感谢大家的关心,你们对维基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做维基的动力。

    在此,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维基媒体基金会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凯瑟琳-马赫,Wikimedia foundation

    2021年4月14日

  2. 需要注意的是,WMF在2020年收入为1.272亿美元,但支出也达到了1.125亿美元(财报见此: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foundation/f/f7/Wikimedia_Foundation_FY2019-2020_Audit_Report.pdf),为何这点会被无视?

    1. 基金會成員出去團建、遊山玩水不需要錢?打著工作會議的旗號吃吃喝喝不需要錢?我就不信維護伺服器、請幾個好點的UI工程師要花上億美金。

    2. 这位读者朋友您好,

      您问的是个好问题!这点我们在正文里没有写得特别清楚,还请见谅。简而言之,基金会表面看起来收支大概相抵的重要原因是,基金会把不少每年剩下的结余款都转移到了“潮汐基金”里面,而转移到“潮汐基金”的款项则被算成了“支出”的一部分,间接导致基金会看起来开销和收入大抵相等。

      在做采编工作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些文章直接指出了这一现象,但出于篇幅和时间问题,没有翻译,在文章里也没有讲透彻。在文中的《每日电讯报》文章里,有一句话链接到了这个讨论(https://lists.wikimedia.org/hyperkitty/list/wikimedia-l@lists.wikimedia.org/message/XI5A4FKDJUK3VWOQWZIPIZXMWAMIX5IW/)。如讨论标题所言,基金会向这几个不同名头的基金转移了870万美元。另外,根据这位读者朋友给出的PDF报告第14页,其正文就有这样一段话:

      During the year ended June 30, 2020, the Foundation provided an unconditional grant to Tides Advocacy in the amount of $8.723 million for the Wikimedia Knowledge Equity Fund. The Wikimedia Knowledge equity Fund is managed and controlled by Tides Advocacy. For the year ended June 30, 2020, the amount funded is recorded in awards and grants expense.

      其大意是,在这一财年里,基金会向“潮汐宣传”基金转移了872.3万美元资金,而向该基金转移的款项被直接算在了支出里,记成了“Awards and grants”(在PDF第3页),“Awards and grants”即基金会正常的拨款项目,一般是给各种维基活动之类。在上方链接里,批评者认为基金会此举是在混淆视听,营造出基金会收支相抵、每年都要扩大开支的假象,同时把向“潮汐基金”转移的款项混在了普通拨款里面。基金会员工在上方链接处发文解释说,这个款项就跟正常给社群拨款属于同一性质,所以放在一起。您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有关讨论和报道。

      扣去这872万美元,基金会的实际支出也就只有1.04亿美元了。除了“基金会到底需不需要这么多钱”之外,有关这个“潮汐基金”本身不够透明等问题,也是本文讨论的重点(跟克林顿家族的关系等等)。所以,基金会几乎不存在赤字问题,其资金还是很宽裕的。

      求闻编译组

  3. 2021 年以後的新文章好像在 [[WP:《求聞》]] 都看不到。請問是怎麼一回事?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