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的錢多到能在裏面游泳——但為什麼它還在乞求別人捐款呢?

導讀:今年5月,英文維基百科《路標》月刊前編輯安德烈亞斯·科爾比(用戶名「Jayen466」)在英文科技媒體「Daily Dot」上發表題為《維基百科的錢多到能在裏面游泳——但為什麼它還在乞求別人捐款呢?》的文章。維基媒體基金會的錢可能真的多到能在裏面游泳——現在基金會每年能籌集到的金額已經可以達到1億美元,該文章再度引發外界對維基媒體基金會在募捐方面的質疑和爭論。英國《每日電訊報》、阿根廷《號角報》等媒體也有對這一話題的延伸討論,中國科技媒體「品玩」還更深入分析了維基媒體基金會的財務情況,做出報道。

求聞編譯組翻譯了「Daily Dot」網站的文章全文,以及節錄的《每日電訊報》評論員文章和「Wired」網站文章,以饗閣下。

《每日電訊報》網站文章站在英美保守派的立場上,主張維基百科存在偏向左派、自由派的不中立問題。其行文風格比較風趣,中間使用了大量英美讀者才能理解的「梗」,需要結合注釋來理解。《每日電訊報》網站文章和「Daily Dot」網站文章均嚴詞抨擊基金會募捐「吃相」難看,明明錢夠花,從沒有倒閉的風險,卻又用催人淚下的廣告向讀者要更多的錢,怎麼吃都不飽。兩篇文章還質疑基金會新成立的「潮汐基金」,認為基金會把大量結餘款轉到「潮汐基金」,但「潮汐基金」卻是個黑箱無底洞。

「Wired」網站和另一篇來自英文維基《路標》月刊的報道則深入分析了維基媒體基金會旗下新成立的一家商業性、營利性的有限責任公司,跟維基媒體基金會平時的非營利屬性背道而馳。這家公司將為谷歌、亞馬遜等大型互聯網巨頭提供更細化的維基內容服務。基金會從來沒缺過錢,不可能會倒閉,但它有沒有可能會變質呢?

基金會各財年的收入(綠柱)、支出(紅柱)和到財年底的凈資產(黑柱)/Jayen466/CC BY-SA 4.0

【「Daily Dot」網站5月24日文章】題:維基百科的錢多到能在裏面游泳——但為什麼它還在乞求別人捐款呢? 作者:英文維基百科《路標》月刊前編輯安德烈亞斯·科爾比

維基媒體基金會(WMF)這家擁有維基百科以及其他志願寫作網站的非營利組織,即將提前五年達成接受1億美元捐贈的「十年計劃目標」。它的總收入,在過去五年內增長了大約2億美元,而現在已經達到大約3億美元。基金會的收入每年都在上升。按照一份內部文件,在本財年的最初九個月內,它已經獲得了1.42億美元的捐贈,這打破了它之前的年收入記錄。

維基百科西班牙語的捐款橫幅

上面這條新聞可能使全世界的捐贈者和用戶都感到驚訝。因為過去的一年裡,他們數次看到維基百科用於籌款的橫幅——包括這橫幅今年首次在印度亮的相。現在這套橫幅正展現給飽受疫情折磨的拉丁美洲維基讀者,並給人帶來一種「基金會正在拚命掙扎着讓維基百科接着運轉下去」的觀感,而橫幅里的消息讓人聲淚俱下:「這個星期四,維基百科真的需要您。我們已經向您展示這條消息10次了。98%的讀者不會捐款,他們裝作看不見這條消息。我們懇求您行行好,別划走這條消息。」

但是,按照基金會時任工程及產品部副部長埃里克·默勒在2013年的非正式統計,只需基金會1000萬美元資金就可輕鬆維持維基百科運轉。所以基金會把這些錢花到哪了?基金會用這些錢多雇了數百名員工,並把錢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基金會還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來讓基金會「成為自由知識生態系統的重要基礎設施」。與此同時,在現在基金會有史以來最有錢的時候,它正準備告訴維基百科的讀者們它真的需要你來捐款。

2016年1月,維基百科15歲生日之際, 維基媒體基金會宣布與「潮汐基金會」建立捐贈基金,其目標是在10年內積累1億美元,作為「能讓維基百科世代興旺下去的永久性資金來源」。

僅僅五年之後,基金數額就超過了9000萬美元。而現在改稱為「初步目標」的1億美元大關也將在今年達成。在這基金里,有來自亞馬遜、谷歌、臉書的大額捐款,而其他的則由遺贈(legacy gift)補充——除此之外,還有來自維基媒體基金會自己的2500萬美元。

上面提到的這筆捐款並不是維基媒體基金會輸送給「潮汐基金會」的唯一一筆錢。去年,當維基媒體基金會的錢真的、字面意思上的多到不知道該怎麼花的時候、當新冠疫情爆發導致社群活動取消的時候,維基媒體基金會又向一個新的「潮汐宣傳」基金轉移了870萬美元。

此外,維基媒體基金會還正在推出一家名為「維基媒體有限責任公司」的營利性公司。這家營利性公司將向大型科技公司出售API服務。這種API服務可以使他們更容易處理維基上的內容,以支援蘋果的Siri和亞馬遜的Alexa之類的語音助手以及谷歌搜索上的信息框。這些智能物聯網設備都從維基百科上抓取內容,來打造它們的全知全能的「光環」。

「維基媒體有限責任公司」項目讓維基百科的許多志願者編輯感到不安。他們認為,有可逐之利就有滋生腐化的可能。同時,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都有工資拿,而志願者卻是無償工作,這也被視為一種不平等。維基百科是由大約30億次獨立的「編輯」建立起來的。目前,平均每次編輯為基金會帶來約4.3美分的年收入,而現在,這一次次的編輯更能為大型科技公司帶來了大得多的利潤。那些編輯次數有數十萬的維基人很可能覺得他們的勞動成果在被別人享受。

從讀者的角度出發,基金會越來越鼓的錢包基本沒有改變維基百科的界面和觀感。假如有人從2007年時光穿越到現在——維基百科在2007年變成全世界前十大的網站——可能根本留意不到維基百科有什麼變化。但是,維基媒體基金會卻已經變得認不出來了。在2007年,基金會只有11名員工,預算只有200萬美元。

快進到2021年,基金會發佈廣告,招聘新CEO來替代4月離職的凱瑟琳·馬赫。廣告上稱,維基媒體基金會擁有一支超過500人的團隊,其中頂級管理人員的年薪為30萬到40萬美元,其中超過40人專門從事籌款工作。如今,募捐橫幅還會顯示讀者看到該橫幅的次數(「嗨,加拿大的讀者,您似乎經常使用維基百科,這太好了!這麼說可能有點尷尬,在這周周二我們需要您的幫助。這是我們第10次向您募捐······」),並懇請讀者「請不要滾下去」(指無視橫幅,繼續往下滾動到網頁下方——譯者注)——這句話在A/B測試中被證明出人意料的有效。去年12月,那些關掉橫幅的讀者們則在橫幅中看到了一個哭泣的emoji。

基金會反反覆復地強調,維基百科從來不會向公眾推銷兜售任何東西,但有些人卻稱維基的募捐橫幅是一種標榜「我們從來不打廣告」的另類廣告。(這句話是基金會前集資團隊成員皮特·福賽斯對《華盛頓郵報》記者說的——譯者注)

凱瑟琳·馬赫接受《每日秀》採訪

這是基金會公關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在今年4月,當時即將辭職的基金會CEO凱瑟琳·馬赫接受特雷弗·諾亞主持的《每日秀》採訪。(基金會的公關顧問、克林頓基金會的克雷格·米納西安的妻子正是這個脫口秀節目的製片人。)

(《每日秀》是美國知名深夜脫口秀節目,有超過25年歷史,具備相當的影響力,政治取向上親民主黨、自由派。《每日秀》的現任主持人是特雷弗·諾亞。新冠疫情期間,《每日秀》半搞笑地「改名」叫《每日保持社交距離秀》。《每日秀》自新冠疫情以來,在其節目里舉行了不少籌款活動。凱瑟琳·馬赫上《每日秀》的節目視頻鏈接見下。該視頻在YouTube上可能限制某些國家和地區的用戶觀看。該視頻發佈於2021年4月14日。截至8月14日,該YouTube視頻節目獲得不到5萬次點擊,為基金會籌得400多美元捐款,跟《每日秀》的其他籌款活動相比並不算多。比如另一個發佈於6月14日,為同性戀等LGBT人群籌款的視頻獲得120萬次點擊,籌得3500美元。文中提到的克林頓基金會,即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以及201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的家族創建的基金會。後文還會提到本段出現的克雷格·米納西安這個人。——譯者注)

在採訪中,主持人諾亞對時任CEO馬赫說,基金會作為非營利組織的缺點是「為了保持維基百科能正常運轉,你得經常為了籌錢而奔波、發愁。所以,我的問題有兩個部分:一,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以及這點對你有何影響?以及第二,如果這東西不能給你賺錢,那你還搞這東西幹什麼?」

馬赫那歡快振奮的回答絲毫沒有提及基金會龐大的資金儲備,而是強調維基百科沒有廣告的特性正是為什麼維基百科廣受各界信任的原因。

這個題為「凱瑟琳·馬赫——為什麼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讓維基百科變得更好」的視頻能在YouTube上觀看。視頻還配着一個捐款按鈕:「來幫助維基百科保持免費、獨立、正常運轉」。

印度維基讀者看到的一個捐款橫幅。上面建議讀者捐贈150盧比。橫幅上寫道:「告訴那些給你帶來可靠、中立信息的志願者們:他們的工作很重要」,儘管編寫維基百科的志願者得不到捐款
針對印度手機用戶展示的捐款橫幅。在英文維基《路標》月刊上,這張圖片底下被無不諷刺地加上了「The Free Encyclopedia」的字樣,挖苦維基百科是個「免費/自由」的百科全書
另一則針對印度維基讀者的捐款橫幅。上面寫道維基的平均捐款額大約是1000盧比,而這次基金會只想管他要150盧比。上面還寫150盧比「只是一盒茶的錢」

去年夏天,在經歷了錢太多的煩惱之後的基金會在印度發起了首次籌款活動,建議讀者每人捐贈150盧比(約2美元或13人民幣)。捐款橫幅上寫着「維基百科真的需要你」「我們需要您的捐款來保護維基百科的獨立性」「幫助我們保持維基百科運轉並不斷發展」,這在印度引起了對維基百科就快倒閉或可能設置付費牆的擔憂。

長久以來,維基人一直對這些籌款橫幅感到失望。維基百科理應是「自由的百科全書」,而不是讓讀者感到愧疚的百科全書。維基百科從未面臨下線、需要廣告或失去獨立性的風險。年復一年地,維基媒體基金會都拿到了比上一年更多的錢,招兵買馬。

今年也不例外。在目前基金會2020-2021財年的前三個季度,「維基媒體捐贈基金」和基金會的總年度目標已經超額完成,其目標由之前的1.08億美元上調到了1.25億美元。而上調之後的目標也在3月底被超過了,超過了整整1700萬美元(基金會財年起於每年7月1日。因此3月底時,財年已經進行了9個月——譯者注)。就算這樣,在僅僅幾周之後,基金會就開始在新冠肆虐的南美地區進行募捐,「謙卑地」懇求讀者捐款「以捍衛維基百科的獨立性」,並「告訴志願者他們的工作很重要」。(其中一些志願者並不對此感到高興。)

非常明顯地:維基媒體基金會的財政獨立性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威脅。那發生了什麼? 官方的解釋是,維基媒體基金會認為,為了不時之需,攢下再多的錢也不為過。基金會還制定了一項目標遠大的全球計劃:到 2030 年,「成為自由知識生態系統的重要基礎設施」。基金會表示希望創造「知識平等」——即人人都能像第一世界公民一樣,用自己的語言獲取信息。而為了達成這一目標,自然需要不斷地增加預算。為這一目標實現的種種努力都離不開維基百科這棵隨便什麼時候晃一晃就能搖下錢的搖錢樹的滋潤,儘管維基百科是由志願者無償創造的。

就因為這個理由,那些諸如阿根廷和烏拉圭等在新冠疫情中苦苦掙扎的國家的、此時此刻正為他們自己和他們親人的生命和生計提心弔膽的人民,被告知維基媒體基金會真的非常需要現在就從他們手裡拿到捐款,為的是保護維基百科的獨立性。

也許他們根本就不應該看到這募捐橫幅。

【《每日電訊報》網站5月27日評論員文章】

譯註:本文為節錄。本文標題為「你以為只有BBC不中立?來看看Wokepedia吧」。英語里,「Woke」一詞可以指西方左派、自由派政治里有關種族歧視、LGBT等的議題。作者把「維基百科」的英文Wikipedia中的「Wiki」給換成「Woke」,意在揶揄維基百科「太左」「太偏向自由派」。在英國,BBC也經常被指責「太左」「太自由」,因此得題。

從維基百科籌款橫幅的頻率和咄咄逼人的特點來看,你可能以為它是一個資金緊張、除了骨幹之外什麼都沒有的項目,發了瘋地把渾身上下僅剩的最後一枚鋼鏰兒塞進電錶里,來維持項目運轉不被停電。然而實際上,這些募捐請求年復一年地能為維基百科籌集到遠遠超出其運營成本的資金——而這募捐請求似乎成為了該網站的永久功能。據其前產品研發部副部長估計,維基百科的運營成本大概在每年1000萬美元(任何一家成規模的大學都能毫不費力地運營這麼一家網站)。而在本財年才剛過去了9個月,它就募捐到了1.42億美元。

對於保守派來說,這筆錢的流向成了個越來越大的問題。但為了搞清資金的流向,我們必須明白我們正在討論的兩個東西。有這麼個網站,叫wikimedia.org,以及另一個叫維基媒體基金會的登記在冊的的非營利組織,後者是負責募集錢款的。十年前,在曾經把一個判過刑的罪犯給推上首席運營官的位置之後,基金會決定是時候金盆洗手,並將其集資的方式專業化。在這之後,大筆的錢滾滾而來。

基金會前首席運營官卡羅琳·博思韋爾·多蘭。這張照片是美國佛羅里達州警方在抓捕她,收監時拍攝的/©Pinellas County Sheriff’s Office, St. Petersburg, Florida

(據原文中鏈接到的「The Register」網站2007年的報道,當時維基媒體基金會的資金曾一度由一個名叫卡羅琳·博思韋爾·多蘭的人管理。報道指,她在受雇為基金會的首席運營官時,在美國至少三個州有犯罪記錄,涉嫌開空頭支票、扒竊、酒駕、開槍打傷她男友胸部,且她在基金會走馬上任時正在酒駕肇事逃逸後的假釋期間。報道指,卡羅琳·博思韋爾·多蘭在2007年1月上任,7月辭職,期間執掌基金會財務狀況長達半年。基金會對「The Register」網站表示,不知道她有犯罪記錄。更多細節可以參閱英語維基新聞當時的報道——譯者注)

看着眼前的錢,基金會做了每個官僚機構都喜歡做的事:擴張。基金會現在有450名職員和合同工,律師事務所和政治遊說團體也從中受益。除了偶爾能獲得的撥款之外,那些真正創作內容、在黑心煤窯里幹得滿臉煤灰的人拿不到任何工資。如果卡爾·馬克思現在還活着,他或許不會跟恩格斯一起去參觀曼徹斯特的貧民窟,而是詫異地看着維基百科樓上樓下的世界。馬克思就不會去寫《資本論》,而是《維基論》。

(原文如此。馬克思曾流亡英國,拜訪在曼徹斯特管理棉織廠的恩格斯。《樓上樓下》是英國知名電視劇,描繪20世紀早期住在「樓上」的貴族家庭和住在「樓下」的傭人,反映了英國當時的社會變革、資產階級和勞動群眾之間的關係。這裡比喻維基上也有類似電視劇里的「樓上」「樓下」區別——譯者注)

到了2016年,基金會成立了一個捐贈基金,這樣他們就能把多出來的錢給塞進裏面了。這個捐贈基金的十年目標是1億英鎊,而他們提前五年就達成了這個目標。

維基媒體基金會長期以來跟克林頓家族有着良好的關係,並且這關係愈發緊密。自2016年,它就用了克林頓家族的公關專家克雷格·米納西安。米納西安的公司也成為了從基金會拿錢最多的外包公司,與此同時,米納西安仍然保持着他在克林頓家族那裡的全職工作。而基金會則選擇了把捐贈基金存放在了「潮汐基金會」那裡。這個「潮汐」基金網絡容許匿名的捐贈者來支持偏向左派的事務,一些人稱之為為民主黨利益的「黑金集團」。

(這裡的民主黨指美國民主黨。在美國,所謂「黑金」指的是由符合某些特定條件的非營利組織做出的政治獻金,而這些非營利組織不需要公示是誰給他們捐的款。因此如果有人或組織想要捐錢資助某政黨、政治人物等等的話,錢只要經手這些非營利組織,就可以在不為外界知曉自己身份、保持匿名的前提下,做出捐贈,左右選舉。希拉里·克林頓等都曾因接受「黑金」捐助而遭到批評——譯者注)

那麼,上文所述的問題是否會使志願者編寫的「百科全書」不中立?到目前為止,維基百科的醜聞更多地被當作調侃式的笑話一樣,比如蘇格蘭語維基百科其實是由一個根本不會講蘇格蘭語的美國少年創建的。

當然,有一個人認為維基百科存在政治不中立的問題,他就是維基百科的聯合創始人拉里·桑格。他跟吉米·威爾士一起創辦了維基百科這個計劃,但他在一年之後就退出了。去年,桑格將貝拉克·奧巴馬的條目——一個他指出,沒有醜聞,儘是濫美之詞的條目,跟唐納德·特朗普瀰漫著酸味和火藥味的條目進行對比。

但維基百科的「不中立」可能更深、更微妙。它反映了硅谷精英們的價值觀和偏見。試舉一例,維基百科關於反壟斷法的搜索結果被重定向到了一篇巧妙地迴避了谷歌、亞馬遜、臉書和蘋果的文章。這些科技巨頭們都跟維基百科有一定的干係——但跟普通報紙不同的是,這些交易都被無視了。

英語維基百科為抗議美國「SOPA」法案,黑屏關站一天時的樣子

而當它適合的時候,維基百科是一個重要的政治參與者。2012年,該網站被認為對成功阻止了一項美國著作權法修正案起到了作用——網站整個關站黑屏並鼓動用戶來反對國會推動的SOPA法案。幾乎沒有哪家新聞機構做夢能夢到自己會投入到這樣的鬥爭中。

【英文維基百科《路標》月刊3月28日報道】小標題:企業版API 記者:Smallbones

諾阿姆·科恩發表在「Wired」網站上發表的題為《維基百科終於開始要求科技巨頭們交錢了》一文是本月最大的一條新聞。文章講述維基媒體基金會的營利性子公司「維基媒體有限責任公司」以及該公司擬推出的產品「維基媒體企業版」,通稱「企業版API」。目前有關這個話題,已有百餘篇相關新聞,但科恩仍然是幾乎所有記者中唯一一個能直接引用基金會員工原話的人。

按照科恩的說法,谷歌和維基百科這兩者之間,早就有了一段從未公開申明過的合作關係。谷歌給維基百科提供讀者,而維基百科給谷歌提供內容。科恩說,維基百科上的那些理想主義者們一直都在給谷歌和其他科技巨頭裡的那些「貪得無厭的資本家們」無償提供內容。如今這一新的、更類似於商業往來的關係,可以為基金會帶來更多的資金,而又與此同時,給科技巨頭們帶來更好的服務。維基百科所有條目的導出數據庫,仍跟先前一樣免費提供每兩周更新一次的下載,還有別名「消火栓」的最近更改頁面跟導出數據庫這兩者,仍然可以被其他用戶按照現在的格式免費獲取。而那些想要獲取速度更快、服務更好,或者要自定義數據源的公司,就需要花錢來買更高檔的服務了。

科技巨頭們的錢有助於穩定基金會的現金流入,也能讓基金會有錢來按照其計劃在第三世界國家擴張。但從科技巨頭手裡拿錢有一個弊端——基金會可能會依賴上這筆錢,離不開了。維基人將會暴露在新商業合作者的銅臭味下,維基人還需要信任這些商業合作者不會利用他們。科恩最後總結道「我們只能期望它[維基社群]能找得到配得他們這種信念的合作夥伴了」。

【「Wired」網站3月16日文章】(節錄)題:維基百科終於開始要求科技巨頭們交錢了 小標題:四大科技巨頭們全都依賴維基百科的內容,而不付一分錢。隨着維基媒體企業版的推出,這個由志願者構成的項目將改變一直以來的現狀——並且還可能反噬自己。 作者:諾阿姆·科恩

項目參與者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基金會新成立的「維基媒體有限責任公司」跟大科技公司之間的對話已經開始,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將主要用收集維基百科成千上萬的志願者對此事的反應。同這些公司的協議最快將在6月達成。」

「這是基金會頭一次承認商業用戶也是使用我們服務的用戶之一」,基金會高級主管萊恩·貝克爾說。他跟着一個小團隊在加緊推進企業項目。他說:「我們早就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我們之前從來沒真正把他們給當作用戶群的一部分。」

多年來,維基百科每兩周提供一次其網站上出現的各類內容的快照——即給用戶的所謂的導出數據庫「data dump」——以及另一個提供跟所有修改同步的「消火栓」。這兩者使用不同的格式提供。這也就是科技巨頭們把維基百科導入到他們平台的一般方式。導入時,他們不會得到基金會的特別幫助。

免費版數據雖然有些臃腫,但也會對包括商業用戶在內的所有用戶開放。這意味着,用基金會首席營收官莉薩·塞茨-格魯韋爾的話來說,維基媒體企業版的最大競爭對手,恰恰是維基百科自己。

對於像維基百科這樣被設想為自由軟件世界的一部分的項目,又一個重大變動是,企業版不會把它們存儲的維基百科內容放在這一計劃自己的服務器上,而是會放在亞馬遜雲(AWS)上。其聲稱把內容放在亞馬遜雲上可以幫助它們更好地滿足其客戶地需要。在解釋性的文件里,基金會不厭其煩地證明這一決定的合理性,並強調基金會「在合同上、在技術上、在經濟上都沒有義務使用亞馬遜雲服務。」

正如這些評論所說的那樣,維基百科運動一直以來自豪地堅持着最早期互聯網的那股理想主義精神,而現在它卻在努力迎合商業巨頭們的需求,而那些商業巨頭們對自由軟件、對透明度、對從他們的用戶身上賺出錢來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規範。然而,基金會負責企業版項目的領導們主張,讓維基百科跟那些大公司們撇清關係是件很愚蠢的事,因為那些大公司們是維基讀者們點進維基條目的主要途徑。

通過提供更多有用的數據,企業版可以保證商業機構得以顯示出條目最新、最準確的版本,可以更快地打擊破壞。塞茨-格魯韋爾說,明確的合同關係也能更正式地讓這些公司承認他們正在從一個志願者主導的計劃里攫取價值,因此他們「必須回饋大眾」。他們應該被要求維持其商業業務所依賴的資源——就像伐木工去植樹一樣。類似地,維基百科也可以利用這些合同來保證商業公司能以一定的格式來署明來源,這樣可以把志願者引導回維基百科上。

只要你肯臣服於那些控制網絡上商業流和信息流的大平台,你就可以專註於怎麼拿到你的那筆分成了。從前不肯跟硅谷同流合污的維基媒體基金會終於要下海做這件事了。當然,對於像維基百科之類的、其內容總是被其他平台給吸走的項目,能拿到科技巨頭們的錢,一方面可以給項目帶來穩定性,另一方面是在威脅項目的獨立性。現在的維基百科必然會轉向以商業互聯網的需求為導向,即使轉向之後所得到的可觀的財富能夠支持一個更好、更強、更多樣化的社群。

維基百科是一個非凡的資源,是二十多年來人們把整個世界記載下來的成果結晶——這包括它漫長的過去和它眼下的是非曲折。伴隨着它的成長,它一直堅持不搞商業化這條核心理念。與此同時,科技巨頭們證明了它們自己是貪得無厭的資本家——它們掠走一切目所能及的東西,然後事後再出來徵求同意。它們眨眼之間就把它們競爭者的東西抄過來,為的是能掌控它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維基百科決定跟那些巨頭們達成協議、建立明確的關係而不是心照不宣的關係,帶來了新的風險:金錢世界的價值觀——同時伴隨着豐厚的金錢回報——可能變成主導。

對於維基百科來說,拒絕這一穩定的搖錢樹,基於自己原則提出反對意見,也許就像那些不肯要房地產開發商給的巨額徵地拆遷補償款的釘子戶那樣,顯得頑固又不切實際。通常情況下,摩天大樓仍會拔地而起,而釘子戶則會在摩天樓的陰影下,淪為時代的遺留品。至於釘子戶自己,則錯過了拿到天降橫財的機會。

二十年後,維基百科還是選擇了跟商業發展的力量共同合作。希望我沒用太多比喻手法,但維基百科跟商業機構的關係能夠給野蠻生長的互聯網好歹帶來點城市規劃,能在互聯網上建個等同於現實社會的公園、廉租房,以及對野蠻發展套上限制。我們只能期望它能找得到配得他們這種信念的合作夥伴了。

拓展閱讀

本文導讀里提到的中國科技媒體「品玩」的文章非常值得一讀。品玩文章的作者深入研究了基金會財務情況,將文章分成「提前超募,缺乏披露」「明明不缺錢」「錢都去了哪」,更直接地指出基金會跟「潮汐基金」和谷歌等科技巨頭和克林頓家族長期存在的曖昧關係,甚至政治獻金。因為品玩的文章本來就是中文,不存在閱讀障礙,因此我們不做摘錄,請各位徑自前往上方品玩網站閱讀。

對基金會涉嫌酒駕肇事逃逸的前首席運營官卡羅琳·博思韋爾·多蘭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參閱正文譯註里的英語維基新聞報道和「The Register」網站報道。英語維基新聞當時的報道下也引用了其他第三方媒體來源。

本文翻譯的其他媒體原文鏈接如下:

另有譯註里提到的《華盛頓郵報》的報道。作為美國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在2015年就維基募捐情況做出了長篇報道,提出質疑,並採訪了基金會員工。

關注我們

  • 在Telegram(電報)上關注我們
  •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

加入對話

9條評論

  1. 過去的一天里,我們注意到在互助客棧、facebook、twitter,有很多用戶在關心着維基,有部分用戶在擔心維基百科會不會變成他們不喜歡的樣子。

    我們感謝大家的關心,你們對維基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做維基的動力。

    在此,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維基媒體基金會未來有可能會倒閉,但絕不會變質。

    凱瑟琳-馬赫,Wikimedia foundation

    2021年4月14日

  2. 需要注意的是,WMF在2020年收入為1.272億美元,但支出也達到了1.125億美元(財報見此: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foundation/f/f7/Wikimedia_Foundation_FY2019-2020_Audit_Report.pdf),為何這點會被無視?

    1. 基金會成員出去團建、遊山玩水不需要錢?打着工作會議的旗號吃吃喝喝不需要錢?我就不信維護伺服器、請幾個好點的UI工程師要花上億美金。

    2. 這位讀者朋友您好,

      您問的是個好問題!這點我們在正文里沒有寫得特別清楚,還請見諒。簡而言之,基金會表面看起來收支大概相抵的重要原因是,基金會把不少每年剩下的結餘款都轉移到了「潮汐基金」裏面,而轉移到「潮汐基金」的款項則被算成了「支出」的一部分,間接導致基金會看起來開銷和收入大抵相等。

      在做采編工作的時候,我們看到有一些文章直接指出了這一現象,但出於篇幅和時間問題,沒有翻譯,在文章里也沒有講透徹。在文中的《每日電訊報》文章里,有一句話鏈接到了這個討論(https://lists.wikimedia.org/hyperkitty/list/wikimedia-l@lists.wikimedia.org/message/XI5A4FKDJUK3VWOQWZIPIZXMWAMIX5IW/)。如討論標題所言,基金會向這幾個不同名頭的基金轉移了870萬美元。另外,根據這位讀者朋友給出的PDF報告第14頁,其正文就有這樣一段話:

      During the year ended June 30, 2020, the Foundation provided an unconditional grant to Tides Advocacy in the amount of $8.723 million for the Wikimedia Knowledge Equity Fund. The Wikimedia Knowledge equity Fund is managed and controlled by Tides Advocacy. For the year ended June 30, 2020, the amount funded is recorded in awards and grants expense.

      其大意是,在這一財年裡,基金會向「潮汐宣傳」基金轉移了872.3萬美元資金,而向該基金轉移的款項被直接算在了支出里,記成了「Awards and grants」(在PDF第3頁),「Awards and grants」即基金會正常的撥款項目,一般是給各種維基活動之類。在上方鏈接里,批評者認為基金會此舉是在混淆視聽,營造出基金會收支相抵、每年都要擴大開支的假象,同時把向「潮汐基金」轉移的款項混在了普通撥款裏面。基金會員工在上方鏈接處發文解釋說,這個款項就跟正常給社群撥款屬於同一性質,所以放在一起。您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搜索有關討論和報道。

      扣去這872萬美元,基金會的實際支出也就只有1.04億美元了。除了「基金會到底需不需要這麼多錢」之外,有關這個「潮汐基金」本身不夠透明等問題,也是本文討論的重點(跟克林頓家族的關係等等)。所以,基金會幾乎不存在赤字問題,其資金還是很寬裕的。

      求聞編譯組

  3. 2021 年以後的新文章好像在 [[WP:《求聞》]] 都看不到。請問是怎麼一回事?

留下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