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幻想,準備鬥爭——一評基金會全域鎖定中文維基人及瑪吉·丹尼斯的「聲明」

陸組

[This commentary, by Lu Zu, takes the form of an open letter has an English translation available here.]

2021年9月13日,這一天將被所有中文維基人銘記。

維基媒體基金會以莫須有的理由,無端全域鎖定包括我組成員、聯絡員在內的中文維基人,又解除了更多維基人的管理員、行政員等許可權。這一決定是基金會受中文維基社群里某些人的慫恿下,未經考究、未聽取社群意見,只偏信一小撮人讒言,毫無根據地作出的,是徹徹底底的欲加之罪,是完完全全的黑箱操作。

基金會決定在現在這個時候動手,不是偶然的。基金會對我們,乃至對整個中國大陸社群,已經撕下了他們偽善的面具,露出青面獠牙。基金會的這個決定發布之後,這出鬧劇的始作俑者們彈冠相慶,認為他們臆想中自己最大的對手,也就是我們中國大陸維基人用戶組(WMC),被打掉了——一如他們四年前在守望者愛孟被全域鎖定時的樣子。

有人抨擊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在屏蔽外國網站,打壓維基百科在華髮展。但這個連中國政府都沒做到的事居然被基金會做到了——中國政府至今沒有阻攔過我們組織聚會、活動,沒宣布我們這個灰色地帶的,跟大學社團似的的組織是「非法團體」,結果基金會先把我們「消滅」了;零個維基人被中國政府逮捕、威脅,或以任何形式被阻撓,結果基金會一抬手,就封掉了7個人,除掉了12個人的管理員權力。

這些人在中國,一個維基百科被屏蔽至今的國家,干著最臟最累的活,發展社群到當今的規模。如今,還要被基金會倒打一耙,反咬一口。

基金會很明顯吸取了2019年英文維基百科管理員Fram被封禁時的教訓。在當時,Fram的管理員被拔,同時在英文維基百科被封禁。此事當時在英文維基社群里引發了軒然大波。而基金會做夢都沒有想到社群對Fram被封的反彈會如此強烈。他們基金會可能有套對外的公關團隊,但他們沒想到,自己最需要公關的恰恰是社群內部。基金會最後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將社群里的火滅下來。即使英文維基絕大多數社群成員都反對基金會強行介入社群,基金會也沒有讓步:那位被莫須有地除去管理員許可權的Fram,並沒有因社群接連數周的抗議和反對而被恢復許可權。

我們知道社群中有很多關心我們的朋友,有很多期望維基百科在中國能解封,在中國能發展好維基媒體運動的朋友,認可WMC為中國維基發展所做出的努力、乃至犧牲的朋友,或者最起碼認為基金會不應該在一夜之間、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封禁這麼多管理員的朋友。你們可能還對基金會抱有幻想,認為基金會有認錯,或是撤回他們決定的可能。親愛的朋友們,事實可能讓你們失望了。我們也跟你一樣希望今天只是一場噩夢而已。然而,在這裡,我來把預防針給你打好:丟掉幻想,準備鬥爭。

看到了Fram的前車之鑒,這次,基金會伴隨著這一波鎖定和除權的操作,祭出了一份「聲明」,企圖在社群有所反應之前混淆視聽,正當化自己的無理行徑。這份由基金會負責社群發展的瑪吉·丹尼斯發表的「聲明」也正式給在基金會領導下的中國大陸的維基媒體運動敲響喪鐘——我在這裡沒有說維基媒體運動在中國死了,我說的是基金會領導下的維基媒體運動死了。

維基媒體運動的內涵遠比基金會這個組織豐富:開放自己的版權、尊重他人的版權、樂於分享、人人以禮相待等等。這是很多大陸維基人拋棄百度,轉投維基的原因。你難道不希望中國大陸每個文物保護單位都有條目嗎?你難道不希望中國的宇航中心也能像美國NASA一樣公開圖片版權嗎?你難道不希望用你自己手裡的鍵盤,把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專業給記錄下來嗎?這是我們寫維基的目的和初衷,這是維基媒體運動的內涵。而基金會,則只應該是個打雜的,幫忙修修伺服器而已。基金會一直以來都幾乎沒有在任何形式上幫助過中國大陸的維基社群發展。我們的聚會,我們的「編輯松」,我們的「維基愛中國」活動,都是我們自己打拚出來的,我們沒拿過他們一分錢。我們不欠那個騎在志願者頭上作威作福的組織任何東西;我們繼續打拚,自然也不需要跟他們發生什麼關係。倒不如說,沒有了基金會的桎梏,我們肯定能發展得更好。我們秉承著維基媒體運動真正的精神,繼續發展;而維基媒體基金會不是發展維基運動的必需品。

中國大陸,可以說是發展維基媒體最特殊的地方,也面臨著最獨特的壓力。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大陸維基人的訪問和編輯正常。在WMC的幫助和支持下,我們幫助打通QQ郵箱接受維基系統郵件的通道,我們提供免費的翻牆伺服器、鏡像站,推動放寬申請「IP封禁豁免權」(IPBE)的門檻,還製作翻牆和申請「IP封禁豁免權」的教程。而其他的聚會和「編輯松」活動更是不計其數。

對於大陸社群,我們做了很多腳踏實地的工作。然而,基金會從來沒有對中國大陸社群表現出任何的憐憫和支持。2015年中文維基百科被屏蔽,彼時WMC還沒有成立,暫且不論;2019年所有語言維基百科被屏蔽,基金會發了一篇不痛不癢的「聲明」,「聲明」里「譴責」中國政府,又如何如何。但是基金會除了張嘴發個「聲明」之外,做了什麼實際的東西了嗎?什麼都沒有。翻牆軟體是我們自己買的,鏡像站是我們自己的伺服器,「IP封禁豁免權」只見你層層加碼,還準備搞什麼「IP masking」,讓管理員區分代理IP地址更加困難。另外,假如在中國大陸發展維基百科真有你瑪吉的「聲明」里說得那麼危險,那你基金會發聲明「譴責」中國政府,難道不是把我們大陸維基人往火坑裡推嗎?我們在中國干最「危險」的工作,你們反過來要消滅我們社群,要消滅我們用戶組。

可能有朋友在想,既然WMC一夜之間被基金會給打成「非法組織」,招牌砸了,那我再創建一個不就好了嘛!你太天真了。基金會對於發展中國大陸(或者說,哪怕給予大陸用戶以任何幫助),其態度一直曖昧。但在瑪吉的「聲明」里,基金會的態度已經暴露無遺——他們要放棄中國大陸。瑪吉在「聲明」里說:

提到除去管理員許可權一事,我們希望能在不遠的將來,能跟海外講中文的人進行聯繫……來保證人們的確能夠在中文維基百科創作時,感到安全。

看到了嗎?瑪吉的「聲明」里,對大陸社群的發展願景,除了客套話之外,也就這麼一句能稍微貼上關係。基金會要放棄中國,就這麼簡單。基金會可能自己還有什麼「要成為全人類知識的基礎設施」之類的寬宏大志,但對於佔有世界人口五分之一、世界網民數量四分之一(你當然可以說中國是「區域網」,不過好歹還是有上網的基礎設施的)的中國,他們就這麼放棄了。我先不說讓那些中文水平急劇退化,詞不達意的海外華人寫中文維基百科除了創造成堆的G13條目之外還有什麼後果,單就放棄中國大陸一點,難道不值得我們談上一談嗎?我也不知道瑪吉到底說的是因為中國政府屏蔽了維基百科,所以在大陸貢獻維基才「感不到安全」,還是因為有我們WMC這個「黑社會」組織的存在,在大陸貢獻維基才「感不到安全」。對於前者,我希望基金會可以立刻撤回那篇「譴責」中國政府的聲明;對於後者,我希望參加過我們WMC聚會的維基人出來現身說法,告訴大家,參加WMC的聚會到底安全不安全、當有人在聚會上說「我不想要加入WMC,我想要保持獨立」時,有沒有任何人難為他。

基金會放棄了中國大陸。他們不在乎我們社群的死活。我不知道基金會的「2030遠景計劃」是怎麼計劃的,我也不知道他們的掌舵委員會到底要把船往哪開,但現在看起來,肯定是「離中國越遠越好」。儘管中國的《NGO管理法》有明確成立分支機構的手續途徑、儘管中國還有民辦非事業單位等等類型的組織存在,但是基金會連試都沒試,就直接放棄。如果說2009年谷歌退出中國時,全世界都為之震驚這樣一家商業公司對著中國政府豎了中指;與之相比,2021年維基媒體基金會宣布退出中國,其核心內容夾在一個「聲明」的中間部分,連明著承認都不敢。

我希望瑪吉能出來反駁我對她「聲明」的理解是錯的。請你出來講講以後在中國大陸該怎麼發展維基,講講基金會是不是因為維基被屏蔽,就放棄中國大陸。這樣,我們WMC倒下之後,下一批大陸維基人能少走兩步彎路。

瑪吉的「聲明」里有很多可說的地方。受篇幅和時間限制,我會在接下來幾篇公開信里接著講。不過,還有另外兩點,我必須在事件發生後的第一篇社論里就指出來,以正視聽。其一是,瑪吉的「聲明」里拚命貶低我組地位,在聲明從頭到尾,反覆使用「unrecognized user group」(未經承認的用戶組),甚至「unrecognized group」(未經承認的組織)這一表述,強調我組未經基金會下屬的「地方自治體委員會」(Affiliation Committee,簡稱AffCom)承認。瑪吉「聲明」的這種用法極其容易令人混淆,產生一種我們WMC不正規的印象。

在這裡,我要說明,我們WMC的活躍程度遠超不少,乃至過半的受基金會承認的用戶組。光是今年,我們的線上「編輯松」就有四五次,在全中國各地的公開聚會也有四五次。我們不受承認,是因為我們就沒正式申請你們承認。按照基金會的規定,用戶組只要三人以上,活躍一年就可承認。我們WMC人數有三百人之眾,活躍四年多,被AffCom承認幾百次都夠了。我們不去申請AffCom承認,是因為中國《NGO管理法》限制我們一旦被承認,就可能會被視作基金會的分支機構,進而不能在中國進行活動。換句話說,我們是故意不被你AffCom承認的。相比較之下,我們在2017年到2018年期間,跟AffCom討論能否有辦法跳過「必須要成為被承認的用戶組,然後才能升格成分會」一事時,AffCom跟我們的討論效率低下、數周不回我們郵件、滿是官僚主義——我們估計,這一方面是因為當時還有「中國維基媒體用戶組」(WUGC)這個一直占著中國受承認用戶組席位卻又從來不活動的死組存在,再一個是中國國情複雜,有《NGO管理法》,他們還懶得去研究,就索性裝看不到郵件,一拖再拖。最後,我們放棄跟AffCom溝通,轉而大力發展聚會等社群活動,不再要AffCom的承認。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基金會在某些人的慫恿下,終於對我們WMC下手的一個好處——我們終於跟基金會撇清關係,我們終於可以放棄一切對基金會的幻想,專註大陸維基發展了。要按照《NGO管理法》成立維基媒體基金會在中國大陸的分支機構,我們得要比方說基金會在美國方面的營業執照等等材料。按照AffCom這幾星期才回一封郵件的工作效率,我們得等到猴年馬月?按照原來的規劃,我們夾在中國政府和維基基金會中間,里外不是人,兩頭都要伺候,既要滿足基金會什麼「用戶組成立滿一年」「用戶組必須先被承認然後才能申請分會」等等的條條框框,又要滿足中國政府要的營業執照。現在我們跟基金會沒有關係了,想幹什麼都行。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對基金會和AffCom的意見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因為到目前為止,卡著我們、效率低下、要材料不肯給的都是基金會,相反中國政府從來沒有出來阻攔或者騷擾過我們。我們也想埋怨中國政府搞了套《NGO管理法》阻撓我們辦維基,但問題是,基金會連材料都不給,我們連埋怨中國政府的機會都沒有。假如我們成立分支組織的計劃真的被中國政府拒絕了,那我們也認了,我們好歹也試過了,我們也不會對基金會抱有這麼大的戾氣。

瑪吉的「聲明」里,另一件我們必須在現在立刻指出的事情是,「聲明」把我們WMC在中文維基的作為稱作「搶佔社群」(community capture)。瑪吉使用克羅埃西亞語維基百科當例子。克羅埃西亞語維基百科,就是典型的因為社群問題,導致該百科裡面都是些新納粹之類的人物在寫條目。想必大家都知道日語維基百科裡管「南京大屠殺」的條目,不叫其日語對應的「南京大虐殺」而是叫「南京事件(1937年)」吧?並且日語維基「南京事件(1937年)」的條目里,連一張中國人死掉的配圖都沒有。克羅埃西亞語比這種情況還嚴重。

但問題是,筆者我到現在還沒明白,我們怎麼就「搶佔社群」了呢?「搶佔社群」是瑪吉「聲明」里,對我WMC的一條重要指控。按照筆者的理解,他們認為我們霸佔社群,整個社群里我們WMC說了算,並且還說我們「拉票」(「拉票」的說辭反覆出現在瑪吉的「聲明」里,以及被基金會無端「警告」的人的「警告郵件」里)。

首先,謝謝基金會抬舉。我們做夢都沒想到我們還能霸佔社群了。2015年中文維基被中國大陸屏蔽之前,最後一批有效的統計數據顯示,中文維基百科裡,大陸、港澳、台灣編者三分江山,各佔大概三分之一的編輯和訪客數量。我們WMC全稱都叫中國大陸維基人用戶組了,是從天上刮來的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才能讓我們霸佔社群?我都不知道WMC是怎麼做到的。筆者寫這封公開信時間倉促,沒空深究,但給我印象里,克羅埃西亞語里的「新納粹」編者數量怎麼著也得過半了吧?

基金會(以及基金會背後的始作俑者)對WMC的指責仍然是那麼老幾套,但很明顯,因為WMC一直認為那些無端指控根本不值一駁,他們就以為是WMC無理可駁。瑪吉「聲明」里對WMC「拉票」的指控純屬無稽之談。暫且不說「拉票」在中文維基百科長期以來一直是合乎方針規定的,直到今年早些時候才正式禁止拉票——你基金會是怎麼管到一個連本地方針都不禁止的東西的?再者,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拉票的確發生了?因為投票結果不正常?那我要不要給你基金會看幾個我們WMC認為其他用戶組和分會在拉票的例子?(留待下封公開信揭曉。)瑪吉「聲明」和WMC的某些編輯者長期這幅指責WMC拉票的模樣好似去年美國總統大選,那些投給特朗普的極端共和黨支持者一樣。當時,他們在投票所叫嚷「停止偷竊[選票]!」,原因是他們認為投票結果不正常,但實際上是拜登贏了那些州。但問題在於,1月6號那些闖進美國國會的暴徒成功了,特朗普連任了。

這些叫嚷著民主的人,他們是最反民主的。在他們眼裡,只有當投票結果順從他們心意的時候,那才叫民主;當投票選出了他不喜歡的候選人,就要他們「停止偷竊」。

被除權和全域封禁的管理員,全部都是經過正式的,民主的途徑當選的。其中一些人都當了管理員好幾年,結果基金會突然出來除掉了他們的管理員許可權。基金會是在說這些幾年前的選舉是不公正的嗎?基金會為什麼要拖到現在才除權?基金會看到了使用傀儡和真人傀儡的證據了嗎?基金會為什麼對其中一些人,只除權,不全域禁制?是因為他們跟WMC的關係「比較近,但不太近」嗎?那麼這樣的話,你除掉他們的許可權,又有什麼實際用途呢?是逼迫他們重新「公平」選舉嗎?

基金會和這場風波的始作俑者他們可以隨便捏造什麼證據說我們拉票、騷擾等等,他們可以說他們只針WMC這個組織以及按照他們所謂標準,跟這個組織有緊密關聯的用戶。但是,無論他們表面怎樣聲張,他們背後的真正目標是大陸維基社群這個整體,而不是我們WMC。誰不聽他們的話,那麼出頭鳥就要被打。我清楚,社群里有很多人不滿WMC。但是,我接下來說的幾點,無關你支持不支持中國政府,無關你對WMC的態度如何。你只要是個有良心的人,就都不會認同基金會的做法。

一,維基媒體基金會每年的預算是一億美元。在過去的至少五年里,基金會從未向中國大陸花過一分錢。儘管《NGO管理法》規定基金會不能資助中國境內的活動,但基金會也從來沒有向大陸編者提供翻牆伺服器、翻牆教程、鏡像站等可以在境外實現、任何有利於他們編輯的工具(你可能聽說過谷歌、微軟等公司在中國的分部是沒有牆的);基金會沒有主動調整伺服器,使其能繞過GFW的封鎖;基金會也沒有對MediaWiki軟體進行任何修正,改善其運作流程,以便於編輯者通過代理伺服器貢獻。儘管基金會有不少律師,但他們可能都忙著集資或者跟美國政客打交道。因為據我們所知,基金會從來沒有找律師研究《NGO管理法》,研究在中國的政策環境下,有無可行的道路。我再強調一遍:基金會每年的預算是一億美元。其中零美元被花在了中國社群的身上。

二,在明知維基百科被牆,並且出於「白左」的理由,認為中國大陸的編者貢獻可能存在困難的情況下,此時有這麼一個叫WMC的用戶組,活躍度甚高卻還沒接受AffCom承認,基金會和AffCom不可能不知道WMC的存在。WMC的聯繫方式也一直公開在站內頁面。然而,基金會在表面上假惺惺地「關切」大陸用戶(讀一讀瑪吉的「聲明」以及基金會員工公開、卻又不需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的場合進行的表態就知道了),但卻從來沒有以任何實際行動關切大陸用戶。我們WMC從來沒有收到過來自基金會或AffCom關切我們狀況,問問我們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郵件。他們來一封郵件問「聽說維基在中國被牆了,你們有沒有什麼麻煩?用不用幫忙?」,我也算他們努力過了。

三,使用代理編輯維基的用戶可能會遇到一個在社群里俗稱「自動登出」(auto logout)的bug。我們猜測這個bug可能跟代理IP在跨項目封禁時的處理、跨站cookies有關。這個bug可以說能有五分之一的大陸新手會遇到。但是,即使這個bug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經彙報給了基金會用來負責處理bug維護情況的Phabricator平台,基金會仍然不修這個影響五分之一大陸新手的bug。現在這個bug處在根本沒人管的程度,它連修bug第一步需要的分流都沒分。

四,自第一批基金會行動到本公開信寫到這裡,大概已經過去十二個小時了。在這十二個小時里,通過筆者自己的調查以及其他用戶彙報、溝通的情況來看,已知的所有受全域鎖定、除權、以及以莫須有的理由被所謂「警告」的用戶,事先均不知道這一消息,也未受基金會聯絡。WMC官方的聯絡渠道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我不管你基金會是怎麼進行你所謂的「調查」的,你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你甚至不給人解釋和辯論的機會,一切東西都是能捂就捂。基金會絲毫不考慮在背後舉報和遞交所謂證據的人跟WMC是否存在利益衝突,他們的政治思想是否極端「港獨」「台獨」「反共」,以至於存在需要打壓在政策上政治中立,但編者隊伍實際偏向支持北京的WMC的動機。我需要指出的是:這些人,無論是被除權的還是被全域鎖定的,他們寫條目、反破壞的能力,都比磨嘴皮子和打小報告強。

五,據筆者粗略統計,根據XTools上的管理員活躍程度排名,中文維基排名前三十活躍的非機器人管理員(指處理站務等站務貢獻),有十人,也就是三分之一被除權或全域鎖定。三分之一!而最活躍的前十個管理員中,就有四個被除權。其中更包括來自香港的,管理員活躍程度最高的「蟲蟲飛」。站務的爛攤子你準備怎麼處理?中文維基百科不是個小項目,它的站務數量和繁冗程度是很可觀的。你基金會準備怎麼處理?在下手之前,你們經過研究了嗎?考慮後果了嗎?

在最後,我想肯定有新手,尤其是剛幾十幾百次次編輯的那些,想要問:「既然基金會這麼不待見大陸社群,那我們還寫維基幹什麼?」

我想要對你們說的是:你們是大陸社群的未來。我們寫維基,是因為認同維基共享開放的思想,是為了你的家鄉,你的專業,你所熱愛的事物寫的,不是給WMC寫的,更不是給基金會寫的。用你的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大陸社群不是泥捏的,他們越打壓,我們越反抗。現在是時候需要你站出來了。鬥爭,失敗,再鬥爭,再失敗,再鬥爭……直到勝利!

在最後,我,謹代表中國大陸維基人用戶組和中國大陸維基社群,向維基媒體基金會喊話:我們的大門一直是敞開的,不願意跟我們對話的是你們基金會。有問題,我們可以討論;有誤會,我們可以解開。你們如果願意以平等地討論問題,我們隨時奉陪。人人心裡都有桿秤。你在做,社群在看。